“洄游”巡演:陈粒找到自己音乐世界的“女娲”

杭州在线 2019-11-27 12:46

一个巨大的塑像出现在舞台中间偏后的位置,在陈粒演唱会拉开幕布时,率先接受着灯光的变幻和观众的欢呼。

 

这尊塑像太大了,它高约六米,即便对于看过很多演唱会的我来说,还是会被这样的舞台庞大感而调动起兴奋神经。以至于当音乐响起时,它还禁不住将我的目光吸引,让我想去细细端详每一个细节——

雕塑显然是以陈粒本人为原型,整体造型带着“飞天”一般的飘逸和仙气。被塑造成雕像的陈粒,如女神般神色沉醉且从容,她一只手飘于肩上,另外一只手则悬在空中,似乎指引者某种方向。

 

陈粒就在这尊塑像前缓缓在舞台中央升起,雕像同时慢慢往陈粒的方向靠近,背景音乐是陈粒新专辑《洄游》的《第七日》。

那一瞬间突然就明白了,陈粒在“洄游”巡演中打造的是一个自我的音乐生态,而她则是这个生态的“造物主”,是她音乐世界的“女神”,也是她音乐中的“女娲”。“再捏造万千生灵,山河造作玩具”,《第七日》唱得不就是这样“女娲”创造生命的故事吗。

 

而什么是陈粒创造“音乐生命”的元素呢,显然,一边是具有天地自然感的古意格调,一边是具有现代质感的情感线条。如果说陈粒的作品是一个个跳动的生命,那么这二者就是陈粒的“水”和“土”,通过不同的配比,形成她音乐世界的生态万象。

所以你说陈粒是单纯的某种风格都不完全恰切。因为只有进入她演唱会现场,你才会发现这其中的配比混合,的确是能够形成那么多元的音乐生命。

 

而陈粒无疑是这种音乐生命的源起,在现场,她的声音张驰自然,娴熟游走于摇滚、舞曲、民谣、古风等的各种的唱腔中,时而恬淡时而奔腾,层次多远且唱功稳定,成为演唱会中引领一切的绝对主体。

现场的音乐编排随着她唱腔的改变而变。《第七日》《泛灵》《走马》《望穿》《性空山》《山水人物》等作品,集中体现“山河自然风”,同时用编曲、服装等点缀现代元素。比如台上乐手的编排除了演唱会常规的吉他、贝斯、键盘、提琴,还有二胡、唢呐等民族管弦乐的加入,以打造与录音室版本不一样的现场创新。

 

而《下世纪见》《绝对占有 相对自由》《超认真嬉戏》《虚拟》《七楼》《易燃易爆炸》《历历万乡》等则是偏于现代感的呈现,尤其是当陈粒唱到“想把你收集,泡你在福尔马林(《绝对占有 相对自由》)”一句时,观众还是跟着兴奋起哄,大家还是被陈粒天马行空的音乐才情所打动。

 

配合歌曲不同氛围和演唱会的篇章切分,LED屏幕的CG动画也不断改变形态,从塑造自然生态的山川河流云天,到城市中的钢筋水泥霓虹,再到外太空的宇宙星辰,把一整套陈粒创作中的音乐生态给具象化。

 

特别令人印象深刻的是,动画中的每一个元素,看上去都是活的生命,在自然生长,反映了视觉设计与陈粒音乐的契合,即每个音符对陈粒和她的音乐生态来说,都是活的生命。

 

直到演出的尾声,动画停止,巨大的雕塑也隐去,台上只有陈粒一个人拿着吉他,穿着最简单的白衬衫,在一束追光灯下唱出:“光,落在你脸上,可爱一如往常”。陈粒回到了最本真的样子,洄游到了她走入大众视线的原点。

 

而随着这首《光》,我们也很容易想起那句著名的“上帝说,要有光,于是,就有了光”,陈粒不就是她音乐世界里的“上帝”和缘起么?

 

通过巡演,她把一个完整的音乐生态呈现在了大家面前,打造出一种其他歌手演唱会中少有的完整的“创世感”。一切都缘起于陈粒的才情,都是因为她是她自己,她找到了她自己。(梁晓辉/文)